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值得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编码器 >

雷赛智能:聚焦3C、纺织等行业使用采用高质中枢

日期:2019-11-26 06:58 来源: 编码器

  伺服系统是使物体的位置、方位、状态等输出被控量能够跟随输入目标(或给定值)的任意变化的自动控制系统。

  是指在伺服系统中控制机械元件运转的发动机,是一种补助马达间接变速装置,在机器人中用作执行单元,是影响机器人工作性能的主要部件。

  数据显示,自2018年9月份以来,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已连续10个月同比下滑。而在机器人整体成本构成中,

  网在工博会期间采访深圳市雷赛智能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赛智能)市场总监王志伟先生时指出,自动化代替人类手工劳动是未来的必然趋势,当前工业机器人行业出现下滑或疲软态势,仅仅只是市场短期的变现行为,未来仍看好机器人行业发展前景。与此同时,他还表示,工业机器人销量出现阶段性停滞,主原在于大家对OEM后市场的增长不是太乐观,进而对工业机器人这类投入较大的固定资产造成一定拖累。他坚信,市场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是持续存在的,只是由于市场消费低迷将需求推迟延后,而消费市场一旦好转机器人销售也将随之大幅改观。据了解,目前雷赛智能运动控制类产品虽有应用于工业机器人中,但所占整体产品的比例不高,其大多产品主要还是应用于数控机床、电子制造、

  除工业机器人市场需求下滑外,今年上半年宏观经济呈现供需两端同步放缓态势,是否会对国内生产运动控制产品的企业产生不利影响呢?对此王志伟指出,因雷赛智能运动控制类产品适用范围广和使用行业多,其产品销售可能在某些行业受到不利影响,但可能在其它行业销售形势较好,因此在彼此好与不好的相互作用下,使得雷赛智能上半年的整体业绩仍然有所增长。

  、机器人的爆发,伺服系统在工控自动化市场的比重持续上升。据王志伟表示,雷赛智能伺服产品主要用于中小功率的设备,比如3C、小型机床、纺织、医疗等行业设备,而相关的伺服产品功率覆盖从100w到2000w。据悉, 目前雷赛智能的产品主要覆盖步进驱动器、闭环步进

  驱动器、混合伺服、高低压伺服驱动器等,而传统的高压交流伺服产品占据公司整体营收的20%。

  由于工控自动化市场本身的发展向好,加上下游市场的刺激,伺服系统的增速预计将在未来进一步加快。按照伺服系统 24%的占比来看,到2020年国内机器人用伺服系统的市场将达到100亿。

  然而长期以来,国内伺服系统市场一直被国际品牌所占据。据研究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伺服系统市场的份额前三名均为日系品牌,分别为安川电机、松下、三菱电机,日系品牌凭借良好的产品性能与极具竞争力的价格,总份额达到45%。

  、博世、施耐德等欧系品牌则占据高端市场,整体市场份额在30%左右。2014 年国内企业整体份额低于 10%,其中市场份额排入前15的有且仅有一家为国内自主品牌,市占率在2%左右。据王志伟介绍,目前国产品牌已在国内伺服系统市场的占有率达到20%左右,且还在不断加速渗透。

  据王志伟表示,目前在国内伺服系统市场,自主厂商大约有一百多家,有一定规模的屈指可数,品牌集中度还比较分散,还远未形成真正的头部效应。前期各家厂商都在跑马圈地,每一企业都有其最擅长的细分市场。不过从长远来看,这样的市场格局将会发生改变,未来将由为数家企业占据主要的市场地位。而据他推测,未来国内自主伺服企业不会超过二十家,市场主流的厂商将会在十家以内。未来十年主流厂商将会占据国内70-80%的伺服系统市场。

  打铁还得自身硬。从混乱的市场杀出一片天地,还得依靠企业的自身实力。王志伟进一步指出,像国内做运动控制产品的企业不能仅以低价格抢夺市场,必须要依靠技术创新才能在未来脱颖而出,比如依靠产品的高质量、高可靠性能和稳定性。通过此方式让丧失竞争力的企业退出或被兼并,让强者攫取更多市场份额,来进一步规范市场和做大做强企业。

  与此同时,王志伟还指出,从国内做运动控制产品企业的规模来看,目前国内营收规模过亿的企业并不多,而大部分这类企业的营收规模均在数千万。这样的现状还是与各行业对伺服产品的不同需求有关。因各个行业对伺服产品的需求不同,不仅让产品种类多样、细分,导致厂商不能形成一定的规模效应,因此难以让某一企业在这一领域将规模做到足够庞大。不过王志伟也指出,随着产品功能的不断完善和提升,交流伺服驱动器的通用性也越来越强,产品应用面也会越来越广,因此未来不排除国产自主厂商借机发展壮大的可能,甚至会在此过程中诞生出与国际巨头相比肩的国产“新秀”。

  伺服系统作为运动控制部件,是装备自动化和精细制造的必备核心部件,精益装备需对位移、速度、力矩等运动要素进行精密控制,这些都需要高精度伺服系统来实现。目前,伺服系统行业所需的普通电子元器件、材料及配件等原材料生产技术较为成熟,产品供应充足,价格随市场供求关系及基础材料价格的变动而波动。但伺服系统行业所需的核心元器件(如IGBT、编码器)被国外企业垄断,主要依赖进口。

  伺服驱动主要成本为材料费用,其中IGBT DSP芯片占总材料成本的50%以上,而IGBT模块是决定伺服驱动性能优劣的核心元器件。目前IGBT供应商主要有英飞凌、ABB、三菱等,我国IGBT市场90%以上被外资企业占领,在短时间内高品质的IGBT实现国产化较为困难,因此伺服驱动的原材料成本下降空间较为有限。

  与IGBT类似,伺服电机所使用的高端编码器也几乎被国外厂商所垄断。对此王志伟指出,

  编码器作为伺服电机的核心元器件,以往均由SCANCON、丹纳赫等国际品牌主导,不过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与进步,国产厂商开发的20位以下的编码器已开始取代国际品牌的同类产品,但精度更高的23-25位的编码器产品还是需要依赖进口。

  此外,王志伟还进一步指出,目前编码器占整个伺服系统总成本的1/4,而在更小功率的伺服系统的总成本中编码器更是占据1/3,再加上IGBT部件占据整个伺服系统10%的成本,仅此两类核心部件就占据了伺服系统整体成本的很大比例。因此国产厂商如果能在这两类核心部件的技术上取得突破,对于降低国产伺服系统产品的成本将会有很大帮助。与此同时,他还指出,由于市场对低价伺服产品有着一定的需求,因而部分国内厂商会选用国产的编码器产品,但因国产编码器产品的整体技术水平距离国际领先水平还有较大差距,因此采用国产的编码器产品将会对伺服产品的稳定性、精确性和寿命造成一定影响。不过据王志伟介绍,雷赛智能作为国内运动控制产品领军企业之一,为确保伺服产品的一致性,其不惜采用高质高价的IGBT模块和编码器,从而确保雷赛智能伺服产品的可靠性和稳定性。

  《工业4.0战略实施计划》中对智能制造进行明确的定义,智能制造计划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资源稀缺性的日益凸显和消费端个性化需求的逐渐增多,最终要达到的目的是实现产品性能及生产效率的最优化。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推动工业生产自动化,关键环节数字化及产品全生命周期企业集成化成为不可或缺的环节。而要想实现工业生产自动化,设备端离不开高精密装备,伺服系统是其核心构成。雷赛智能作为国内智能装备运动控制领域的知名品牌和行业领军企业之一,伴随着中国制造业智能化转型升级步伐的加快,雷赛智能正进入到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在中国智能制造的宏伟蓝图中,雷赛智能将谱写出一曲新时期运动控制的美妙乐章!

  上一篇: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 我国完全自主可控网络操作系统已稳定运行三年以上

  下一篇:普传科技受邀参加第19届中国电气自动化与电控系统学术年会暨2019“智能电气创造未来”高峰论坛

编码器

上一篇:

下一篇: